主页 >> 文化小知识
文化小知识
 百年忧喜

    百年忧喜——2006年的上海剧坛

    端木复    摘自《上海戏剧》2007

    从年初红火开场、贯穿全年的越剧百年庆典,到岁末以交响乐演唱初登上海大剧院的淮剧进上海百年演出;从京、昆、评弹界前辈黄桂秋、谭富英、沈传芷、刘天韵、姚荫梅、杨仁麟百年冥寿,到戏剧大师黄佐临百年诞辰;从全球纪念贝克特诞辰百年上海站演出,到挪威大文豪易卜生逝世百年系列展演……一出出百岁大戏,一场场百年研讨,岂止“你方唱罢我登场”,更是“你未唱罢我又来”。

    中外戏剧的“百年之唱”,不仅成了2006年申城舞台的最大亮点,也成了演出市场的“救市”卖点。在火爆热闹的背后,隐藏着戏剧原创精神的缺失、戏剧传统技艺的流失及其所带来的种种尴尬。

    一百年了,戏剧真的老了!向前辈大师的一次次致敬,并不能改变当前戏剧生态环境的日益恶化、戏剧领军人物的匮乏和舞台演艺人才的断档。

    文化遗产的“大户”

    中国传统戏曲文化如今在全球经济一体化过程中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许多地方戏曲剧种已经或正在走向消失。据权威部门统计,解放初的368个剧种,到2005年只剩下了267个。在这些消亡的101个剧种中,不乏历史悠久、有文化价值的艺术品类。
   
    于是就有了从上而下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战”,就有了国务院年初下发的《关于加强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通知》,就有了在北京举办的中国首次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成果展,就有了中国的第一个文化遗产日,就有了国务院批准的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在这张包含10大类共518项的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上,传统戏剧类以92项的入选数量列于榜首。其中,与上海有关的剧种就有京剧、昆曲、越剧、沪剧、木偶戏等,还有评弹。

    在6月10日这个中国第一个文化遗产日来临之时,中央电视台特意播放了大型电视直播节目《中国记忆》,将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昆曲、京剧、古琴、蒙古长调、维吾尔族木卡姆作了全方位的展示。所有看到这个节目的人们折服了:我国戏剧文化的积淀居然如此深厚,艺术遗产的内涵居然如此丰富!

    在荧屏内,当那架100年前的留声机放出100年前录制的谭元培京剧《卖马》时,一股暖流毫无遮挡地在中国人的心中翻涌、滚动。对于许多人来说,民间戏剧早已成为模糊而遥远的童年生活的一幅旧画,被丢在某个被记忆遗忘的角落里了。而今,这些美丽的图画又被检拾出来,让人砰然心动,喜出望外。

    虽说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公布是2006年戏剧界最重大的事,但这绝对不是一件可以值得欣喜和骄傲的事。作为历史传统文化之集大成者,那么多古老戏曲剧种的日渐式微和濒临灭绝,反映了以前对这些文化保护的缺失,这其实是一件愧对先人和子孙的事,是一个令人伤感的事。面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中国式机遇”,人们开始重新思考自己的历史文化传统,重新认识今天的戏剧生存状态——
   
    举步维艰、岌岌可危的民族民间戏剧的不断衰老;
   
    肆无忌惮、几乎占据城乡生活每块地盘的庸俗低级的娱乐文化;
   
    传统戏剧的个性在所谓创新旗帜下被日益泛滥的大制作、大歌舞吞噬;
   
    一些地方剧种一味向大剧种看齐,急功近利走所谓市场化发展的道路;
   
    一些地方剧种耗费巨资争赶“申遗” 这个时髦……

    有识之士疾呼:“保护文化遗产不能只靠‘申遗’。” “不要让非物质文化的‘遗产’变成了永久的‘遗恨’、永久的痛!”

    抢救传统,成了一次与时间的赛跑。

昆曲拒入博物馆

    为纪念昆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首批“人类口头遗产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五周年,中国昆剧艺术工作者于7月齐集在昆曲故乡苏州,举办了一系列研讨与纪念活动。为期9天的第三届中国昆剧艺术节献演了近年来创作整理的11部剧目,其中有苏昆的《浣纱记》,上昆的《邯郸梦》和《一片桃花红》,浙昆的《公孙子都》,湘昆的《湘水郎中》,北昆的《百花公主》,以及江苏省昆的《小孙屠》等。香港京昆剧坊、台湾昆剧团、台湾兰庭昆剧团也分别献演了《武松与潘金莲》、《风筝误》和《狮吼记》等。

    与此同时,全国昆剧小生演员培训班在上戏戏曲学院开班,昆曲大师沈传芷百岁诞辰纪念演出也在上海大剧院中剧场举行。昆曲界三大小生——蔡正仁、汪世瑜、岳美缇担纲主教的这一培训班,向50余位优秀中青年演员传授了现下已很少见的《琵琶记·书馆》、《牡丹亭·硬拷》及《占花魁·湖楼》。作为上世纪昆曲薪火相传的旗手之一的沈传芷,出身昆剧世家,和朱传茗、张传芳等一起为新中国的上海昆曲班学员授课传艺,使剧种死而复生。蔡正仁、岳美缇、梁谷音、张静娴、王泰祺等分别献演了这位着名昆曲教育家、艺术家亲授的《绣襦记·莲花》、《玉簪记·问病》、《烂柯山·泼水》和《金雀桥·乔醋》等。

    为把昆剧打造成一个让外国人来上海必看的文化品牌,为让无数海外观众在2010年世博会上必点的一场上海昆剧,上海昆剧团不仅整理演出了《牡丹亭》、《琵琶记》、《绣襦记》、《玉簪记》、《烂柯山》、《桃花扇》、《龙凤衫》等优秀传统剧目,还精心创演了《司马相如》、《班昭》等一批新剧目,并培养了一支行当齐全的新人队伍。

    年轻一代昆剧人对青春昆剧所倾注的热情、智慧、毅力与心血让人感动。曾获白玉兰配角奖榜首的吴双表示:“昆曲能演的剧目,从传字辈老师手里的600余出到如今只剩200出了。为留住昆曲的良辰美景,我们只有团结一心,拼搏奋进!”《一片桃花红》主演谷好好说:“我们绝不让昆剧在我们的手里进博物馆,成为活化石。”为此他们努力探求,在昆剧舞台上第一次引入了现代彩绘艺术;他们积极探索,用现代营销理念来推广昆剧。他们把新戏广告破天荒地第一次做进了市区最热闹的地铁车站,把新戏宣传刻意安排在上海最时尚的娱乐场所——新天地,还把新戏主动送进一所所高校。由鲁迅小说改编的《伤逝》到红楼故事《宝玉与妙玉》再到《一片桃花红》,一出出充满时尚气息的实验新戏,拉近了古老昆曲与青年学子的距离。

百年越剧亦“争锋”

    戏剧能否鲜活于舞台,古老的民族艺术能否传承,人才是个关键。在一系列的越剧百年纪念活动中,这个问题被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声势浩大的越剧故乡行、万里行、校园行,名家荟萃的各种演出,都比不上央视与上海联合举办的“越女争锋”电视挑战赛所带来的那种风光、激动与思考。

    二十年前,钱惠丽、赵志刚等通过电视大赛脱颖而出,成为今日的剧种领军人物。当他们集体步入中年之际,越剧事业由谁接班这一问题,就变得特别现实。闻知要举办“越女争锋”,一些老艺术家甚为着急:“能有多少越剧新人前来参赛呢?”谁知报名结果大出预料,全国27个越剧院团有200多名青年要求参赛,剧团需经筛选才能进入上海、杭州、绍兴3个赛区的初赛。这让袁雪芬兴奋不已,她进而倡议举办有关越剧讲习班,让参加挑战赛的40强选手都得到由她和其他业界专家亲授的表演技巧和相关理论。

     “越女争锋”的不少参赛剧目如《阴阳河》、《救裴》、《劈棺》等都是从川剧移植过来的,即使像《九斤姑娘》《阳告》这样的传统戏在形式上也都有创新,剧团和演员都在想着法儿让参赛节目有难度、更好看。入围决赛的参赛选手个个有亮点,老生吴群的圆场功,花脸薛巧萍的耍牙,谢莉莉的担子功,陈雯婷的喷火等都使人过目难忘。
   
    和其它戏曲比赛不同,“越女争锋”采用了最流行的选秀、PK等形式,让年轻的越剧演员也像超女那样拥有了自己的“粉丝”。虽然这种模式引发了各种争议,但电视收视率却是一路飘红,剧场上座率竟超过了当红越剧名家!在天蟾逸夫舞台,以往凡青年演员的演出最高票价不会超过150元,而“越女争锋”决赛居然卖出了220元的高价,依然被争抢一空。难得一见的爆棚和令人刮目的佳绩,让历经百年风霜的越剧再次焕发出别样的青春。
   
    “越女争锋”给越剧新人一个脱颖而出的机会,但也反映了目前越剧界流派、行当不均衡的真实现状,那就是演小生的女演员最受拥戴,其他行当相对冷落。在最终胜出的10强中,小生6人、花旦3人、老生1人。回收上世纪80年代盛况不输今天的江、浙、沪越剧青年演员电视大赛上,不但演老生、小丑、老旦的演员还有平等的机会崭露头角,就连越剧男女合演也有自己的重要位置。反观现在,总决赛时除了吴群,似乎变成了清一色的小生、花旦争出风头。在如潮的掌声中,专业人士却在忧虑:“明天的周宝奎在哪里?未来的越剧只靠这两个行当又如何撑得起来?”   

“上京”新人已当家

    到2007年底,上海京剧院又会有30多位优秀从业者退休。作为京剧艺术这门“口述文化”的重要载体,这些拥有丰富经验的老同志的离开,完全可能造成大批传统剧目和新创剧目不能正常演出,或演出质量下降。如何飞越“断层”、培养“群星”,平稳有序地实现演艺队伍的新老交替?上海京剧院采用了以剧目建设带动人才培养,请名家前辈把关传授绝活的做法,效果不错。
   
    上海京剧院在天蟾逸夫舞台举办的“菊坛群星荟萃”上海京剧实力派中青年演员传统剧目系列展演,2006年12月又推出了优秀青年演员史依弘展演月。这位武旦、刀马旦出身的演员,在一个月内先后上演了现代京剧《杜鹃山》,梅派名剧《玉堂春》和《穆桂英大破洪州》,以及“上京”优秀保留剧目《武则天》。这4台风格迥异的大戏,有传统戏、现代戏、新编戏,角色跨度也非常大。史依弘大胆突破了传统京剧行当的局限,将演唱与表演紧密结合,充分展示了她文武双全、全方位的艺术才能。
“菊坛群星荟萃”系列个人专场展演,是“上京”围绕“扬长补短,两条腿走路”的剧目发展方针,旨在加强传统剧目演出质量,丰富剧院演出剧目,以剧目建设促进人才培养,繁荣上海京剧演出市场的一次战略性综合演出系列活动。2006年与观众见面的,除史依弘外还有胡璇的《赤桑镇》、《清风亭·盼子》、《红灯记·说家史》,以及阔别申城舞台16年的两部大戏全本《金龟记》和新编戏《八珍汤》。功底扎实、文武兼备的叶派小生金喜全展演的《群英会》、《罗成》、《吕布与貂禅》和《周仁献嫂》,均由叶少兰亲授。作为央视中青年京剧演员电视大赛金奖得主,上海京剧院当家花旦熊明霞日前献演的3部全本荀派名剧《红梅阁》《红楼二尤》和《玉堂春》,同样精彩纷呈。

    为鼓励新秀早日成才,更好接班,“上京”主动把已退休、将退休,及还在台上的最优秀、最具经验的艺术家组合起来,成立艺术指导小组,对青年业务进行观察考评,并提出具体的提高意见和培养计划。每次演出后,青年演员都会收到一张观摩意见表,上面写明存在的问题。在以考促练、考评挂勾的同时,小组还采用送出去、请进来的方式,邀请各地名家前辈为青年演员挑刺、把关、传艺。迄今,他们已培养了12位京剧研究生,还为10多位青年演员赴外地学戏提供了各种资助与方便。
   
    名师亲授,名家云集,是“菊坛群星荟萃”的一大亮点。众所周知,尚派艺术难学难演。在尚小云之子、京剧名净尚长荣的辅导下,在周百穗手把手的指点下,在江南名丑孙正阳及贵阳市京剧团副团长曹剑文等的热情提携下,李国静今年终于成功主演了全本《乾坤福寿镜》,将久违菊坛的尚派大戏搬上了舞台。熊明霞来沪后由青衣改行学荀派,北京戏校校长孙毓敏和淮阴京剧团团长宋长荣两位荀派名家亲任老师亲加点拨,此次所演的荀派《玉堂春》舞台很少见,两位老师亲授“游院”和“关王庙”等几折荀派特有的演法,使唱做并重。荀派《红楼二尤》以全本形式演出非常少,熊明霞在恩师支持下,在戏里前应工花旦演尤三姐,后应工青衣扮尤二姐。金喜全说,如果没有老艺术家的鼎立扶持,自己的演出月就不可能有那么好的反响。
                          
期待“东方百老汇”

    在深化文艺体制与机制的改革中,上海的戏剧发展格局出现了巨大变化。“一团一策”的分类指导原则,使国有院团放开手脚,不但演出场次增加、观众增多,而且营收也有了明显增长。2006年上半年,上海16家市属文艺院团共完成演出场次2960场,观众人次175.12万,演出收入3724.49万元。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推出制作人制后,有效激活了院团的创作活力、市场活力和队伍活力。除了举办佐临诞辰百年系列纪念演出,组织《实验中国·文化记忆》展演外,还与上海滑稽剧团联手创排了《乌鸦与麻雀》,排演了《恋人》、《情书》、《欢乐复活节》等有市场的好戏。《牛虻》以其戏剧张力和阳刚之气,深深感动了观众,被誉为近年来不多见的优秀主旋律作品。一年来,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已上演中文版百老汇经典音乐剧《我爱你》、中英合作莎翁名剧《李尔王》和黑色喜剧《秀才与刽子手》等各类大小剧目26部。
 
    “东方百老汇”——媒体纷纷这样称呼在建中的戏剧大道。目前,上海正根据《2004—2010上海文化发展规划纲要》构建合理和谐的文化设施空间布局,发掘上海独有的东方文化特质,加速推进华山路戏剧大道建设。剧院的集聚,人气的集聚,城市文化的集聚,使这里成了耀眼夺目的上海城市文化新地标。

    继中福会儿艺马兰花排演厅七月在国际儿童戏剧节正式启用以来,上海戏剧学院实验剧院改扩建工程和文化创意楼装修工程也已启动,华山路段的街面整治有望在年内配合实验剧院工程和儿艺“拆围”工程同步实施。现在,戏剧大道已有上海话剧中心的艺术剧院、戏剧沙龙、D6空间,中福会儿艺的马兰花排演厅,上海戏剧学院的实验剧院、新实验空间、端钧剧场、黑匣子剧场,并开始了正式演出。

    戏剧大道演出联盟成立至今,完成演出剧目200多个,其中新创剧目100多台,观众超过60万人次。其中,上戏首批戏曲导演本科班先后创作各类小品126个,演出20余场,原创话剧《山里山外》、实验京剧《培尔·金特》、青春京剧《墙头马上》、传统京剧《清风亭》等都赢得了广泛赞誉。上戏原创话剧《天堂的风铃》在上海17所高校巡演38场,后赴粤参加亚洲艺术节,以及赴北大、清华、人大、中戏演出均受好评,并与生活话剧中心《长恨歌》双双获得2006年上海市新剧目评比一等奖。
  
    此外,演出联盟通过集聚社会演出资源,尝试联合开展了各类演出活动,如纪念安徒生诞辰200周年国际儿童戏剧展演、上海大学生戏剧节、国际小剧场展演等,还邀请了斯琴高娃、孟京辉、伊能静、陆川和瑞典着名剧作家、美国百老汇音乐剧制作人、托尼奖获得者等来沪举办各类中外艺术讲座,以提高戏剧大道的文化品位。演出联盟还联合创作排演了不同风格样式的剧目如《Email来自浦东》、《伊兰上海寻亲记》、《马兰花》和《红星照耀中国》,展示了戏剧大道建设对学院教学演出和“出人出戏”的推动作用。

    戏剧大道吸引了众多海外文化机构的关注。美国百老汇倪德伦环球娱乐公司总裁先后3次造访上海戏剧学院,对戏剧大道表现出浓厚兴趣。曾成功将音乐剧《剧院魅影》和《猫》引进中国的英国太平洋先行公司也主动提出为戏剧大道制作演出方案,表示愿意联手举办世界性的文化艺术节。5月下旬,北京国家大剧院有关部门联合美国的设计公司一起考察了上海戏剧大道。6月,美国音乐剧《公司马戏团》制作人和上戏演艺中心洽谈美国音乐剧在中国本土化演出的事宜。

    创意大师霍金斯2006年把他在中国唯一的学术研究机构落户在戏剧大道。他认为,英国创意产业起步虽然较早,但从长远看空间还是太窄。而上海则因对中国经济的巨大带动作用而拥有了广阔的创意产业发展空间。在戏剧大道的核心区域——文化创意产业集聚园区内,上海戏剧学院为更好地推进创意教育的开展和创意人才的培养,规划建立了以创意学院为核心的上戏创意产学研基地。这一基地以产学研结合为导向,包含了联合国创意人才培训、世博会项目开发等若干支撑项目。上海创意产业协会、创意产业知识产权交易平台以及创意和文化产业的着名公司也纷纷在此入驻。

    为加快戏剧大道的软件建设,上戏青年艺术剧院下属上海青年京昆剧团、上海青年舞蹈团正式揭牌成立,上海青年影视话剧团也即将成立。由各国驻沪总领事馆代表政府赠送的印度戏剧大师迦梨陀娑雕塑、意大利喜剧作家哥尔多尼塑像等外国戏剧大师雕像也陆续“落户”于戏剧大道。人们欣喜地看到,一个整合高等艺术院校、专业艺术院团的优质演艺资源,一个新的文化热点板块,一个以区域文化创意经济发展为特色的“东方百老汇”正在上海西区崛起。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 上海市文化艺术档案馆 沪ICP备 07030830号 联系我们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20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