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文化小知识
文化小知识
 让我们去比密尼
    让我们去比密尼——记贺岁话剧《比密尼的春天》

    薄荷草    摘自《上海戏剧》2007

    以温情为主食,以轻松为甜点,再拌上中国味的佐料,上海话剧艺术中心于2007年元旦为观众调配了一份新年大餐——根据美国剧作家詹姆斯?夏曼作品改编的贺岁剧《比密尼的春天》。

    芝加哥的一座老式公寓里,住着两个素未谋面却只有一墙之隔的人——一个因婚姻崩溃而神经兮兮的女诗人,一个终日只与书籍和音乐为伍的男音乐家。圣诞节即将到来,伊撒贝尔却选择打开煤气结束自己,是查尔斯的报警电话挽救了她的生命。于是他成了她的英雄,她走入了他的世界。与此同时,伊撒贝尔的父亲乔治与查尔斯的母亲海伦也不期而遇,对音乐和生活的共同喜好,让他们相见恨晚。就这样,一场失败的自杀,点燃了四个生命。

    《芝加哥论坛报》曾以“一个感人的、朴实无华的浪漫故事”来评价该剧。确实,整部戏渗透着浓浓的温情,并勾勒出两代人对爱情和婚姻的不同态度。婚姻的责任、彼此的妥协,在父辈们看来是理所应当,而现在的年轻人却更多地做着自我的选择。正如查尔斯所言:“如果在一起,必定有一个人要做出退让和牺牲。”

    虽然界限分明,却也彼此关照、互相影响。当伊撒贝尔困惑地问海伦如何能够维持一段30年的婚姻时,海伦淡然一笑:这只是一种习惯和责任罢了。或许,正是习惯和责任,才是爱情最好的归属。

    奇妙的缘分情境设置,令人不禁想到几米的《向左走、向右走》。同样是两个毗邻而居的男女,同样是充满着爱的元素,太多的错失令《向左走、向右走》蒙上了淡淡的哀愁;而《比密尼的春天》的结局是圆满欢快的,调子更为柔和温暖。在新年里,无论和爱人还是家人来分享,都是很不错的选择。 

    该剧最有趣的创意是“用音乐来说话”,所有人物都巧妙地运用自己的音乐和语言来表达心中的爱。海伦竭力劝说查尔斯参加婚礼相亲,查尔斯便用钢琴来回应母亲的唠叨,琴键的高低音符很好地诠释了他的厌烦。这般你言我弹,顿时令舞台生动起来。延伸至整出戏,每一场的切换也都有音乐情绪配合,烘托了情节起伏和人物心理变化。

    剧作家还借用人物的特定身份,探讨了语言和音乐的关系。作为一个音乐学者,查尔斯坚信音乐可以讲述一切,语言则可有可无;而伊撒贝尔是一个以语言为工具的诗人,两人的相遇宛如一次语言和音乐的交锋。最后,当漫天白雪飞扬起舞时,伊撒贝尔朗诵起了写给查尔斯的诗,音乐和语言达到了完美的融合。

    雪,与冬天有关,与贺岁有关,与梦幻有关,代表着纯洁与希望。连续三年成功执导贺岁剧的杨昕巍这次第一回选择外国剧目作为贺岁剧,虽然风格样式有所不同,但依然延续了那种“浓郁的情愫、隽永的韵味”。他希望他的贺岁话剧能成为“每年岁末年初寒夜里一盏温暖的台灯”。

    比密尼岛是乔治不时提及的地名,这是一个面向大海、春暖花开的地方,是梦想的所在。其实,春天盛开在每个人的心里,要靠每个人自己去挖掘和创造。

    努力抓住身边的幸福吧,不要让它轻易地擦身而过。或许,明天你可以去敲一下邻居的门,简单地问声好。当你走出大门、走出自己时,才能到达比密尼,找到春天。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 上海市文化艺术档案馆 沪ICP备 07030830号 联系我们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2079号